汪扬:互联网发展同时也要兼顾互联网的负作用
2019-12-11 16:52:42
  • 0
  • 1
  • 1
  • 0
汪扬

汪扬:我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个论坛,同时坐在这个讲坛上。我跟张总刚才坐在旁边,我们以前并不认识。后来跟他聊了一下,他做的事情我非常羡慕。刚才张总说他也是50岁,我想张总的成长可能比Internet还快一些。

刚才马总说Internet给世界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福利,我自己也是微信的忠实用户。微信给我带来很多方面,我想在座的可能也要问问,有了微信给你带来这么多丁丁咚咚通信信息和各种小程序应用以后,你们的生活质量真的提高了吗?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很愿意站在支持的角度看Internet给人类带来的福利,这是没有争议的地方。但今后的发展,我们是不是要考虑它的负面?

我经常跟别人讲一个例子,在现在世界上活得最长的动物,我说的是它的历史,它已经多少年没有变,而且活得非常好。有很多很多,但鳄鱼是其中一个。鳄鱼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已经有25000万年了,而很多跑得快的,包括我们看到的恐龙,现在就消失了。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就因为它的进化是非常非常慢的,几乎没什么进化,但它稳步往前走。

我们现在的社会是爆炸性的发展,这个爆炸性的发展,以前对整个信息的开放我是非常认可的,我今天还是非常认可。但我在香港这几年,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我有了另外一些焦虑。香港现在的整个社会的不稳定,比如对暴力的纵容,对践踏人类底线某些行为的做法。当然从各方面也存在很多社会问题,我们必须承认。这些东西实际上是Internet在这里传播起到非常负面的作用。另外一个,在美国我也看到,比如特朗普在竞选时,最近一直在各个方面争吵,到底有多少是舆论的操纵,比如Facebook怎么操纵。现在信息成本太低,导致极多的所有假信息在网上广为传播。而这些对人类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只是提出一个问题,我个人觉得怎么在将来互联网的发展能够同时也兼顾到互联网的负作用,而不是一味的往前发展。

另外,我觉得互联网对人的行为也是有非常大的影响。最近已经有很多很多研究,说在互联网时代,包括香港我教的青年甚至大陆的同学中,就有一些缺乏人与人之间深度的沟通,感情上的沟通,导致人缺乏同理心。

我提这两个问题让大家思考一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